当前位置:主页 > 写人散文 > 鸿门宴

鸿门宴

散文精选发表于2021-04-08 09:10:01归属于写人散文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1

  妻子一脸兴奋地跨进店子:老刘,你猜猜看,昨晚是谁回来了?

  谁回来了?让我猜哑谜啊。我觉得有些莫名其秒。

  还有谁?你整天就只知道吃在网里拉在网里,以后埋在网里算了。

  我不由嘀咕起来:老婆,他到底是谁啊,这么神神秘秘?

  妻子意犹未尽:光头回来了,整条街上都传开了,是头号新闻哩。

  我们这个小地方屁大的事都会满城风雨,何况是光头。我们俩小时候几乎是要好的兄弟,我与他性格恰恰相反,他调皮掏蛋,我胆小如鼠。光头姓李,从小在街上偷鸡摸狗、长大吃喝嫖赌,最后染上毒瘾把父母活活气死。自从光头出去闯世界,跟我多年没有什么来往了,听说他在外面抢劫、强奸犯罪关在监子里,难道他出狱释放了?

  我对老婆讲,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与我们八杆子打不着,不要惹他就是。

  就你啊,一副死脑筋难怪没出息。啧啧,你看人家光头今非昔比,回来可是光宗耀祖、飞黄腾达了。坐的是奥迪,提着手提箱还有保镖跟着,这才像个大老板样子。

  正在我俩打嘴巴仗的时候,想不到光头在我门前停了车,冲着店子高声喊了起来:刘兄…刘兄在家吗?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妻子高兴地出门去搭了腔:在哩在哩,李总您请进屋里坐!

  妻子话未落地,光头前脚进了店,后面跟着一个手提密码箱的壮汉。光头双手伸到我面前,我握住了他的双手:兄弟,听说你大发了!

  我用余眼往店子外瞄了瞄,店门囗一左一右站了两个青壮小伙。

  光头递上了烟。我没有抽烟的嗜好,摆了摆手。

  刘兄,你怎么还是老样子?嫂子管紧了点吧。光头自顾自抽起了烟。

  妻子一边招呼光头落座一边插嘴:李总,你劝劝俺家老刘,带他出去见见世面。

  光头:我今天回来,是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在深圳那边经营夜总会场所。这夜总会可是有钱人的出处,比搞房地产来钱快。

  唯恐我这乡里麻拐不懂什么夜总会,光头进一步解释道:夜总会有中式和西式之分,设有舞池、乐队或DJ,提供歌舞表演。中式夜总会,或称中式酒楼夜总会,于20世纪中期的香港曾经甚为流行。中式夜总会从西式夜总会演变而成,提供中式晚饭或饮宴,部分设有舞池供顾客跳舞;而表演主要包括歌手演唱中西流行歌曲、或粤剧等演出,表演性质较为开放,揉合了现代的贴面舞、钢管舞,特别适合老板欣赏娱乐……

  李总,有这么多挣钱的好行当,乡里乡亲的你不要忘了咱老刘。妻子听得两眼发光:李总,你咋没带弟媳妇妹子回?

  古有伯牙鼓琴志在高山,今有好男儿志在四方,以天下大事为理想。你看,我光忙着挣钱哪有闲功夫谈个人私情,再说好女孩难找,不急不急。李总优雅地吐了一囗烟圈。这几年天上人间夜总会在全国所有大中城市都开了分店,我在深圳的分店子里任总经理。

  光头递给我一张烫金名片: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有余钱的话可以找我投资获利入股分红,月息百分之二十,保你一本万利。我回来要家家户户上门去负荆请罪,中午就请大家去街上王府酒店喝一杯薄酒。刘兄、嫂子记得中午1点钟准时赶到,算是我答谢乡亲们关照我的一番心意。你是一个聪明人,不打扰你了。

  去的,我们会去的,难得你有这份心。我和妻子异囗同声。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入股投资分红的事我有点心动,但我不见兔子一般轻易不会撒鹰,属于有贼心没贼胆那类。我一向做事小心谨慎,所以人生失去了很多发财发福机会。妻子除了羡慕感激李光头外,知道我是个不会挣大钱的人,说归说吵归吵仍然跟着我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为此我一直深感内疚和自责。

  2

  昨天晚上,在网上看帖熬到凌晨3点钟。白天睡虫来了打不起精神,我要抓紧时间眯一会儿眼。

  将近中午1点钟的时候,我留在家看守店子,要妻子一个人去酒店吃饭。不到半个小时,妻子慌慌张张打道回来,一迭连声地嚷道:不好了,不好了……

  妻子后面还跟了一拨人,酒店王老板、杀猪的胡屠夫、退休张老师、超市高老板、卖小菜的蔡阿姨、修鞋摊的李师傅。虽然同住在一条街上,他们跟我几乎没有过什么来往,这会儿齐刷刷挤进了我的店子,说我见多识广,想来听听我的意见。李光头找他们借钱,于是他们个个在李光头那儿入了股,大伙想从我这儿打探入股投资有没有什么风险。



返回写人散文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