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散文 > 蚀骨情

蚀骨情

散文精选发表于2021-03-05 02:40:01归属于青春散文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雪中,吾为君薄衣而舞,君漠然视之。

  雨中,吾淋雨跪之,只为保君之命。

  夜中,吾挑灯夜读棋谱,只为君隔日之战。

  君言要江山,吾日夜苦练赴戎机不输木兰半分。

  君封吾为后,亲王佞臣吾除之,刀光剑影吾挡之,只为博君一笑,为君一舞,与君琴棋书画。冬日吾诞一子,君第一次伴吾游,

  吟:

  雪中梅,心零碎,却无念。

  冷冷寒风吹,萧萧刺骨泪。

  梅花凋零,

  春已送来。

  心欲死,魂欲飞。

  但求心上人,朝暮心思累。

  吾心知吾并非君心上人,无话可说。夫妻多年,君言载纳新人。吾依旧应君诺,做那众人口中的贤后,委曲求全也罢,吾只愿伴君身侧,伴君身侧都也是心愿,此后,宫中日日笙歌,君,只闻新人笑,可知旧人哭。

  他人眼中的艳羡的皇后寝宫,如今到像是冷宫了。

  忆与君对棋之时,吾访便名师,输得滴水不漏。棋盘上黑白交混,像这人生,一子落错,全盘皆输。吾叹,入宫门王府之时便已落错棋子。

  忆起昔日与君琴箫合奏,音至今还环绕耳畔。

  忆昔日与君亲手而画的丹青,乃吾所见最美。

  君常年留连后宫,民间,百官都有言说,君为祸水所迷。

  敌国入侵,君不理政事。

  吾长跪殿前,听闻殿中声色萎靡,歌声犹似后庭花。

  君推门而出,怀拥美人,漠然而视,君对吾说过的最长一句话,“贤后,也想干政?”

  不知多久,吾醒时已在宫殿之中,太医言,吾劳累过度,谁知吾心累。

  君赐吾毒酒一杯,未有理由,吾含笑饮之。这次吾解脱了吧。

  君突发奇袭,逆转局面,击退敌军,凯旋而归。

  第一道旨意,便是遣散后宫。

  那夜,君独坐皇后宫中,遣走奴役。

  卿可知自父皇下旨命吾等成亲,卿就是敌国眼中要人,孤不能许卿幸福,但唯护卿一世安好。吾已经负了卿,万万不能负了卿为孤赢得的江山。下一世,愿你我不在帝王家。语尽,拿起盛有毒酒的玉杯,一饮而尽。

  帝王遗诏:帝后同葬,万民同殇。



返回青春散文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