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贵与安娜经典语录

散文摘抄发表于2022-06-24 07:02:01归属于心情不好个性签名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共同语言是一个阶级词汇,用它可以将人划分成三六九等。它是一个档次,像筛选水果的机器一样,把大小相等的果子划拉到一个筐里。"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是,我们俩根本不在一条起跑线上。

    女人说话的时候,大部分是自说自话;你专注去听,会被搞得神经错乱,最后出现与她们一样的杞人忧天。

    什么是幸福?幸福是一种日积月累,是一种沉淀,是一种过往生活的堆积。幸福是一种感觉,你注意到其中细如发丝的微小眼神,你忽略了无心的过错,你放平了生活好像舞台剧的心态,只如喝茶般慢慢适应由浓烈到随和由刺激到不经意的一缕微甜,你就会觉得幸福。

    我觉得吧,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

    爱情是什么呀,爱情那就是激素,道德是什么呀,道德就是约束,你激素过后就是靠道德来约束。天下间没有哪一对恋人能逃得过生活的磨练,你再伟大的爱情你得吃饭吧,你得穿衣服吧,你得生孩子吧,你得干家务吧,这一切的一切不是一句我爱你,就能解决问题的。

    婚姻的本质是什么?婚姻的本质就在一个熬字,先是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再熬成米粥,人们经常说女人是水做的,这水能载舟,也能熬粥,男人就是个米呀。粥字怎么写,两个弓加一个米,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两个驼背的老人,被岁月的米黏糊在一起,这一辈子就熬成这一个粥。这个是积极,你觉得是一个熬字,是煎熬的熬,熬药的熬,我觉得这个熬,它是一个煲字,煲汤的煲,这个汤好不好喝味道鲜美不鲜美,全在一个煲的火候,你看在那儿煲的时候吧,温火在那儿嘟嘟嘟这么炖,打开盖儿呢,里边你也感觉咕嘟咕嘟在冒小泡儿,但是时间久了,这个汤你再尝一尝,满屋飘香呀,比你熬的那个药的味道可是好闻哪。

    女人找个自己喜欢的,劳碌一辈子;找个喜欢自己的,会享福一辈子。

    人这一辈子为什么要结婚呢?不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相依为伴的亲人吗。你看,父母兄弟姐妹,迟早有一天要离开你,你要是有一个后代,说白了有一个血脉的话,你还孤独吗?人图一时爽,那叫痛快,有快也有痛,人图一世爽,那就叫幸福。

    人生就像一条河,只能奔走向前,不能回头,一个人不可能同时踏进不同的河流,也不可能拥有所有的幸福,既已逝去就让它随风吧。

    你还记得我曾经问你的一个问题,什么叫历史吗?历史就是那些被人记住的人和事。你就是其中一个,我已经把你收好了,在心里一个角落,我希望在我老的时候,一个人悄悄的打开他,看一看,仅此。我认识你的时候,我十六岁,你十七岁,我结婚的时候,我二十六岁,你二十七岁。结婚的前一晚上我肝肠寸断,想着和你认识的十年,就这样从我生命中消失了,我的生命少了十年,很快我有了老大有了老二,调动了几次岗位,送孩子爷爷终老,这一晃又是十年,现在你突然来到我的身边,让我把这十几年的记忆全部抹去,把孩子的成长,丈夫的变老,让我把一起度过的难关通通的抹掉,我做不到。我一直希望,我的人生是一本可以随手翻看的相册,是一部不动的纪录片,在这儿,我能看到我的孩子们,从小宝宝一直长大成人,等我老了,我也能有一张全家福,中间坐着一对老头老太,那是我跟小王,孩子的爷爷奶奶,边上也像我母亲的全家福一样,高高低低的站满了孙子孙女。我不能在每次倒带的时候只看到空白。

    王贵:老太婆,这是啥东西?

    安娜:裤衩。

    王贵:我咋越看越像口罩拉。

    安娜:现在年轻人流行这个。

    王贵:以前那,扒开裤头找屁股,现在那,扒开屁股找裤衩

    安娜:埃

    “你说你们这帮女人,什么时候能放过我们这些可怜的男人哪。就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成天让我们提心吊胆。”

返回心情不好个性签名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