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薇扩写

散文摘抄发表于2022-05-14 23:05:01归属于心情不好个性签名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采薇扩写(一)

    随着春天的到来,春风像一位母亲,抚摸着大地万物,春雨像一位父亲,滋润着一切生灵,大地的生物相一个个刚出生的婴儿,被母亲照顾着。一阵春风吹过,杨柳随风起舞,嫩绿的叶子上海含着露珠,湛蓝的天和嫩绿仿佛融为一体,美极了。我的家乡就在这片美丽的地方,但是有一天,一些军官到此来征兵,我也被抓了过去,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所以我也去了。

    我们这些兵骑在马上告别村子,告别村子里的每一个村民,我们虽然对这个村子恋恋不舍,但是我们只能把眷恋把泪水藏在心里,永远埋藏,我的家人都满脸泪水,但也没有阻止我。

    我随着队伍走向城里,我看见了一大批军队,都整装待发,等待大将军一声令下,我想:为什么每个国家都要打来打去的,就不能和平相处吗?哎!这次战争肯定又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啊!

    “走!”一声响亮而严肃的声音传入每一个军人耳里,大家身着军装,大步向城外走去。

    走了几个时辰,终于,敌人向我们冲了过来,我们放火箭,他们死了一批人,血流淌着,一个又一个人倒下“乒乒乓乓!”打来打去,地上都是死尸,没有人顾及别人,都只管自己“乒乒乓乓!”打了两个时辰,终于,我们击败侵略者了,但是原本这是满地绿草,空气清新,可是现在地上都是死人,倒在地上,我们也没有几个人了,从人海茫茫到现在人烟稀少,战争太残酷了!我们回到城里,许多认为我们欢呼,而我却伤心,想到我和家人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我想念我的家乡。

    终于,我退役了,我老了,回到了家乡,我带着喜悦的心情来到了我的家乡,而我看见的是满地的雪,雪花从空中飘落下来,洒在房上,洒在树上,我感到无比的凄凉。

    我走进了以前的茅草房中,母亲已是白发苍苍,父亲更是年老,他们看见我,非常惊讶,他们颤抖着站起来说:“你是—我的孩子—吗?”“是的。”我满眼夹都含着泪珠,扑入他们的怀里,感到无比的温暖。

    从此我和父亲母亲过着简朴而幸福的生活,直到永远,永远,永……

    采薇扩写(二)

    周宣王时期,北方的猃狁已十分强悍,经常入侵中原,给当时北方人民的生活带来不少灾难。作为一名将士,我理应为国而战。

    当采薇发芽的时候,我以为我可以回家了,但转眼又是一年,因为猃狁入侵之故,为了自己的国家,我呆在了边疆。到了薇叶长大了,枝叶柔嫩的时候,这下总该回家了吧,但我们的戍期未定,我仍然为战事奔波着。后来采薇长得粗壮刚健了,已经到了阳春十月,可是王事还没完。随着时间一推再推,心里越发急切难忍,但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匹夫有戍役之责,所以尽管军旅的严肃威武,生活的紧张艰辛,我仍然坚定地守卫自己的国家。面对战场、面对征途,我毫畏惧,毫不胆怯。

    最后,在这寒冬之中,我终于踏上了回乡的路,回首往事,曾经的一幕幕都跳出我的脑海,万千感慨顿时涌上心头。那时杨柳依依,随着风,一起飘荡。飞扬的枝叶,零落有秩,不荒芜,不颓废。这是我当年刚刚去从军时的情景。如今我回来了,天空的阴霾,久久不肯散去,空气中,散发着淡淡湿润的气息,路旁的树叶,随着风,一起摇曳。身边的雪花曼妙地飞舞,一阵阵寒风瑟瑟吹过,还夹着一点点雨,一点点冰,我实在无法将眼前这煞白的世界与当初的故乡联系起来。时光像风一样的迅速失去,我抓不着,也留不住。我仰起头,望着满天的飞雪,我感到这种饥寒交迫的日子似乎怎么也走不到尽头。任泪,无声地流,沿着双颊蔓延,我心中的悲伤又有谁能够了解。

    但是,或许,也并没有悲哀,为了祖国,为了边疆,更是为了自己心中的家,我不后悔。一切,尽在不言中。

    采薇扩写(三)

    杨柳依依,随着风,一起飘荡。飞扬的枝叶,零落有秩,不荒芜,不颓废。

    走在出征的路上,迎着清风,心旷神怡,行军打仗的艰苦,也能随风飘去。

    作为一个军人,面对战场、面对征途,我毫畏惧,毫不胆怯。(www.meiwen.org)天空的阴霾,久久不肯散去,空气中,散发着淡淡湿润的气息,路旁的树叶,随着风,一起摇曳。每天的奔波劳累,却无怨言。也应该是军人的本质。今天,再次踏上这条路,是回来了,回到家——这个久违的怀抱。雨雪纷霏,来时的杨柳,更添了几分成熟,在雨水的洗涮下,变得更加透彻、清爽。

    对故乡的眷恋,瞬间得到释放,久违的舒心与快乐,其实,不需要说太多。路上,参杂着泥土的芬芳,闻着,一种全新的感觉,心情也变得豁然开朗。或许,也并没有悲哀,为了祖国,为了边疆,确实无怨无悔。

返回心情不好个性签名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