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竟觉此生长

散文摘抄发表于2022-05-14 19:52:01归属于心情不好个性签名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世事如舟挂短篷,或移西岸或移东。

    几回缺月还圆月,数阵南风又北风。

    岁久人无千日好,花开能有几时红。

    是非入耳君须忍,半作痴呆半作聋。

    ----唐寅《警世》

    入冬以来,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就不断南下入侵,若在下些小雨,夜晚走在街上, 便觉如同孤魂野鬼般,都说冬日凉,其实更凉的是人心。

    这个世界上,有些事只能看着发生,然后等着去承受命运给以的结果,即便你有回天乏术,也始终是无能为力,不安的过着日子,清醒的痛着。恍恍惚惚的过了许多年,再回想起来,竟觉得忙忙碌碌中,什么事都模糊起来,时常悲伤,时常冲动,时常欢笑,却唯独,少了平静,念及光阴,便觉得绵长起来。

    我们都喜欢怀旧,都喜欢童真,却又在一步步的被活着的处事哲学感染着,即便是与生俱来的哭笑,也得分清时间地点场合后再做决定,于是,我们一边嘲笑着别人得处事圆滑,一边又学着,最终长成了自己当初最不愿喜欢的人。

    行走在这光怪陆离得世界,许多人都怕被抛弃,被遗忘在这个世界得某个角落,所以就不断的在寻找属于自己得那个圈子,然后便躲毫不犹豫躲了进去。而我,却未曾找到任何一个可以将自己安放得空间。有时候坐着坐着,便希望自己从未来过这世界,却又明白离开不得,因为,有了牵挂。

    没有多少事是在预料之中,常常一不小心便在了预料之外,就如早就已经想到有些人会离去,却从未想过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他的离开,可能是以最决绝的方式,砸了所有属于母亲的物件,当看到站在门外哭泣不敢进去的妹妹时,我便已猜到了是那般的境况,却也还是打开门进去,我没有悲伤,没有落下一滴泪,或许是天性薄凉,又或许觉得对这个家来说是一种解脱。我不知母亲有没有爱过他,也不知他是否也是爱过母亲,但我知道,他们终是不能长久。 我执着的想要一份温暖,执着的想要寻找一个活着的理由与借口,却常常觉得灵魂不断的在抽离身体,欲生,太苦,欲死,又有了太多的舍不得。

    我一直相信能在喧闹中瞬间平静下来的人,心里面都装了太多的不可言说之痛,自己藏着,不愿被人发觉,却又在希望能被人发觉,然后减轻一下,不曾想,每个人,都有着命运特意量身定做的伤痛,谁又会真正的去顾及谁的难过。

    知道活着不容易,明白人情世故,就试试活得洒脱些,不听,不闻,不问。

返回心情不好个性签名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