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经典语录

散文摘抄发表于2022-09-24 02:49:01归属于心情不好个性签名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悲伤逆流成河经典语录

    1、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遗忘了。

    2、如果上帝要毁灭一个人必先令其疯狂。可我疯狂了这么久为何上帝还不把我毁掉。

    3、有些事情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每个人都是一个国王,在自己的世界里纵横跋扈,你不好听我的,但你也不好让我听你的。

    4、总有一天我会从你身边默默地走开,不带任何声响。我错过了很多,我总是一个人难过。

    5、如今,时过境迁,我们都已经长大,我很想让你跟我走,但是已经成为不可能。

    6、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7、人们会忘记以前的完美,然后毫不心疼地从当初那些在风里盛放过的鲜艳上,践踏而过。

    8、好多年就这样过去了。连一点声音都没有留下来。像是宇宙某一处不知道的空间里,存在着这样一种巨大的旋涡,呼呼地吸纳着所有人的青春时光,年轻的脸和饱满的岁月,刷刷地被拉扯着卷向看不见的谷底,被寄居在其中的怪兽吞噬。

    9、寂寞的人总是会用心的记住他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于是我总是意犹未尽地想起你在每个星光陨落的晚上一遍一遍数我的寂寞

    10、那些以前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里,被我们遗忘了。

    11、你笑一次,我就能够高兴好几天;可看你哭一次,我就难过了好几年。

    12、我忘记了哪年哪月的哪一天我在哪面墙上刻下了一张脸一张微笑着忧伤着凝望着我的脸那些刻在椅背后的感情会不会像水泥地上的花朵开出地老天荒的没有风的森林

    13、消失了声音。消失了温度。消失了光线。消失了那些围观者的面容和动作。时刻在那里变成缓慢流动的河流。粘稠得几乎无法流动的河水。还有弥漫在河流上的如同硫磺一样的味道与蒸汽。

    14、那年,他牵起她的手,说要照顾她一辈子。但是他不知道,牵一个人的手容易,而牵一个人的一辈子需要多么的艰难。

    15、如果我们都是孩子,就能够留在时光的原地,坐在一齐一边听那些永不老去的故事一边慢慢皓首。

    16、躲在某一时刻,想念一段时光的掌纹;躲在某一地点,想念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让我牵挂的人。

    17、此刻只是还依稀记得起来,那是在一个灰色的寂寞的冬天开始的。那样的日子。遮盖住眼睛的两个世界的出入口,只肯吝啬的让我们看到近在咫尺的未来。

    18、原来和文字沾上边的孩子从来都是不快乐的,他们的快乐象贪玩的小孩,游荡到天光,游荡到天光却还不肯回来

    19、歌声构成的空间,任凭年华来去自由,因此依然保护着的人的容颜不曾改和一场庞大而没有落幕的恨。

    20、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我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我没有奢望,我只要你快乐,不好哀伤……

    21、我们的爱翻越多少山峦,才能有圆满的结局。如果让我没有遇见你,我们是不是都会很幸福的过下去。

    22、你给我一滴眼泪,我就看到了你心中全部的海洋。

    23、以前也有一个笑容出此刻我的生命里,但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而那个笑容,就成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无法泅渡,那河流的声音,就成为我每日每夜绝望的歌唱。

    24、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看天,看雪,看季节深深的暗影。

    25、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但我比任何人都喜爱回首自己来时的路,我不但的回首,伫足,然手时光仍下我轰轰烈烈的向前奔去。超级笑话故事

    26、那些刻在椅子背后的感情,会不会像水泥上的花朵,开出没有风的,寂寞的森林

    27、有些人会一向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28、那些以前说着永不分离的人,早已经散落在天涯了。

    29、我就像此刻一样看着你微笑,沉默,得意,失落,于是我跟着你开心也跟着你难过,只是我一向站在此刻而你却永远停留过去。

    30、我每一天都在数着你的笑,但是你连笑的时候,都好寂寞。他们说你的笑容,又漂亮又落拓。

    31、每一天,都变得和前一天更加的不一样。生命被书写成潦草和工整两个版本。再被时刻刷得褪去颜色。难以辨认。

    32、如果本身就沒有學會遊泳,那麽緊緊抓著稻草有什麽用呢。只不過是連帶著把本來漂浮在水面的稻草一齐拉向湖底。多一個被埋葬的東西而已。

    33、终她终将铭记于心的是,不管日月如何变迁,那河水永无止息。

    34、在这个忧伤而明媚的三月,我从我单薄的青春里打马而过,穿过紫堇,穿过木棉,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

    35、牵着我的手,闭着眼睛走你也不会迷路。

    36、假如有一天我们不在一齐了,也要像在一齐一样。

    37、黑暗中慢慢流淌着悲伤的河流。淹没了所有没有来得及逃走的青春和时刻。你们本来能够逃得很远的。但你们一向都停留在那里,任河水翻涌高涨,直到从头顶倾覆下来。连同声音和光线,都没有来得及逃脱这条悲伤的巨大长河。

    38、冬天的阳光,哪怕是正午,也不会像夏日的阳光那样垂直而下,将人的影子浓缩为一个重黑的墨点。冬日的阳光,在正午的时候,从窗外斜斜地穿进来,把窗户的形状,在食堂的地面上拉出一条更加狭长的矩形亮斑。冬日的正午,感觉如同是夏日的黄昏一样,模糊而又悲伤地完美着。

    39、不是每一次发奋都会有收获,但是,每一次收获都务必发奋,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不可逆转的痛。但是看见你此刻幸福的样貌,我也真的觉得很幸福。

    40、每当我看天的时候我就不喜爱再说话每当我说话的时候我却不敢再看天

    41、其实夜晚是如何的漫长与寒冷。那些光线,那些日出,那些晨雾,一样都会准时而来。

    42、你永远也看不到我最寂寞时候的样貌,正因只有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最寂寞。

    43、我生命里的温暖就那么多,我全部给了你,但是你离开了我,你叫我以后怎样再对别人笑

    44、人们会亲眼目睹到这样一个看似缓慢却又无限迅疾的过程。从最初完美的花香和鲜艳,到然后变成枯萎的零落花瓣,再到最后化成被人践踏的粉尘。

    45、园里只剩下三三两两的学生,夕阳模糊的光线像水一样在每一寸地面与墙壁上抹来抹去。涂抹出毛茸茸的厚实感,削弱了大半当天里的寒冷和锋利。

    更多:

    ⒈某些此刻勉强能够回忆起来的事情,开始在苍白寂寥的冬天。

    这样的日子。

    眼睛里蒙着的断层是只能看到咫尺的未来。

    ⒉每一个生命都像是一颗饱满而甜美的果实。只是有些生命被太早的耗损,露出里面皱而坚硬的果核。

    ⒊大风从黑暗里突然吹过来,一瞬间像是卷走了所有的温度。

    冰川世纪般的寒冷。

    以及瞬间消失的光线。

    ⒋黑暗中人会变得脆弱。变得容易愤怒,也会变得容易发抖。

    ⒌我也忘记了以前的世界,是否安静得一片弦音。

    ⒍有一些隔绝在人与人之间的东西,能够轻易的就在彼此间划开深深的沟壑,下过雨,再变成河,就再也没有办法渡过去。

    ⒎不知道多少个冬天就这样过去。

    所有的人,都仰着一张苍白的脸,在更加苍白的寂寥天光下,死板而又消极地等待遥远的春天。

    地心深处的那些悲怆的情绪,延着脚底,像被接通了回路,流进四肢。全身户外,挥手朝向锋利的天空。那些情绪,被拉扯着朝上涌动,积蓄在眼眶周围,快要流出来了。

    ⒏真想快点离开那里。

    真想快点去更远的地方。

    但是,是你一个人,还是和我一齐?

    ⒐其实夜晚是如何的漫长与寒冷。那些光线,那些日出,那些晨雾,一样都会准时而来。

    ⒑遥远而苍茫的人海里,扶着单车的少年回过头来,低低的声音说着,喂,一齐回家吗?

    无限漫长时光里的温柔。

    无限温柔里的漫长时光。

    一向都在。

    ⒒其实无论什么东西,都会像这块血迹一样,在时光无情的消耗里,从鲜红,变得漆黑,最终瓦解成粉末。

    年轻的身体。和死亡的腐烂。也只是时刻的消耗问题。

    漫长用来消耗。

    这样想着,似乎一切都没那么难以过去了。

    ⒓冬天里绽放的花朵,会凋谢得个性快吗?

    呐,其实也没关联呢。

    ⒔我在梦见你。

    我在一次又一次不能停止地梦见你。

    梦中的我们躺在河水上方,平静得像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的木偶。

    或者亡去的故人。

    ⒕你是不是很想快点离开我的世界?

    用力地认真地,想要逃离这个我存在着的空间。

    ⒖为了什么而哭泣呢?

    也就只能这样了吧。

    ⒗其实这样的感觉我都懂。

    正因我也以前在离你很紧很紧的地方呐喊过。

    然后你在我的呐喊声里,朝着前面的方向,慢慢里我远去。

    也是正因没有介质吧。连之后我们的介质。能够把我的声音,传递进你身体的介质。游戏公会名字

    ⒘黑暗中慢慢流淌着悲伤的河流。淹没了所有没有来得及逃走的青春和时刻。

    你们本来能够逃得很远的。

    但你们一向都停留在那里,任河水翻涌高涨,直到从头顶倾覆下来。

    连同声音和光线,都没有来得及逃脱这条悲伤的巨大长河。

    ⒙其实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事必须能够伤害到你的事情。

    只要你走狗的冷酷,足够的蓦然,走狗对一切事情都变得不再在乎。

    只要你慢慢地把自己的心,打磨成一粒光华坚硬的石子。

    只要你把自己当作已经死了。

    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东西能够伤害到你了。

    不想再从别人那里感受到那么多的痛。那么就不好再去对别人付出那么多的爱。

    ⒚那些被唤醒的记忆,沿着照片上发黄的每一张脸,重新附上魂魄。

    那些倒转的母带,将无数个昨日,以跳桢的形式把新房当作幕布,重新上演。

    那些沉重的悲伤,沿着彼此用强大的爱和强大的恨在生命年轮立刻下的凹槽回路,逆流成河。

    ⒛我真的是感觉到了,被熟悉的世界一点一点放下的感觉。

    在那个世界放下我的时候,我也慢慢的松开了手。

    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清晨了。

    21。记忆里你神色紧张地把耳朵贴向我的胸口听我的心跳声。

    然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22。其实青春就是些这样的碎片堆积在一齐。

    23。该怎样去形容自己所在的世界。

    头顶是交错而过的天线,分割着不明不暗的天空。云很低很低地浮动在狭长的天空上。铅灰色的断云,沿弄堂投下深浅交替的光影。

    24。血液无法回流向心脏。

    身体像缺氧般浮在半空。落不下来。落不到地面上脚踏实地。所有的关节都被人栓上了银亮的丝线,像个木偶一样地被人拉扯着关节,僵尸般地开阖,在街上朝前行走。

    眼睛里一向源源不断地流出眼泪,像是被人按下了启动眼泪的开关,于是就停不下来。如同身体里所有的水分,都以眼泪的形式流淌干净。

    25。有一些隔绝在人与人之间的东西,能够轻易地就在彼此间划开深深的沟壑,下过雨,再变成河,就再也没有办法渡过去。

    如果河面再堆起大雾……

    26。就像是这样的河流。

    横亘在彼此的中间。从十四岁,到十七岁。一千零九十五天。像条一千零九十五米深的河。

    齐铭以前无数次地想过也许就像是很多的河流一样,会慢慢地在河床上积满流沙,然后河床上升,当偶然的几个旱季过后,就会露出河底平整的地面,而对岸的母亲,会慢慢地朝自己走过来。

    但事实却是,不知道是自己,还是母亲,抑或是某一只手,一天一天地开凿着河道,清理着流沙,引来更多的渠水。一天深过一天的天堑般的存在,踩下去,也只能瞬间被没顶而已。

    27。在音乐声的广播里,所有的人,都仰着一张苍白的脸,在更加苍白的寂寥天光下,死板而又消极地等待遥远的春天。

    地心深处的那些悲怆的情绪,延着脚底,像被接通了回路,流进四肢。伸展户外,挥手朝向锋利的天空。那些情绪,被拉扯着朝上涌动,积蓄在眼眶周围,快要流出来了。

    28。生命里突兀的一小块白。以缺失掉的两个字为具体形状。

    像是在电影院里不留意睡着,醒了后发现情节少掉一段,身边的人都看得津津有味,自己却再也找不回来。于是依然朦朦胧胧地追着看下去,慢慢发现少掉的一段,也几乎不会影响未来的情节。

    又或者,像是试卷上某道解不出的方程。十分真实的空洞感。在心里鼓起一块地方,怎样也抹不平。

    还有。

    还有更多。还有更多更多的更多。

    但是这些,都已经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关联。

    那些久远到昏黄的时光,像是海浪般朝着海里倒卷而回,最后露出尸骨残骸的沙滩。

    29。易遥站在原地,愤怒在脚下生出根来。那些积蓄在内心里对父亲的温柔的幻想,此刻被摔碎成一千一万片零碎的破烂。像是打碎了一面玻璃,所有的碎片残渣堵在下水道口,排遣不掉,就一齐带着剧烈的腥臭翻涌上来。

    发臭了。

    腐烂了。

    内心的那些情感。

    变成了恨。变成了痛。变成了委屈。变成密密麻麻的带刺的藤蔓,穿刺着心脏的每一个细胞,像冬虫夏草般将躯体吞噬干净。

    30。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钟声。来回地响着。

    却并没有诗词中的那种悠远和悲怆。只剩下枯燥和烦闷,固定地来回着。撞在耳膜上。把钝重的痛感传向头皮。

    睁开眼。

    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白丝丝的光。周围的一切摆设都突显着白色的模糊的轮廓。

    看样貌已经快中午了。

    与时刻相反的是眼皮上的重力,像被一床棉絮压着,睁不开来,闭上又觉得涩涩的痛。光线像一把粗糙的毛刷子在眼睛上来回扫着,眨几下就流出泪来。

    31。被温和,善良,礼貌,成绩优异,轮廓锋利这样的词语包裹起来的少年,无论他是寂寂地站在空旷的看台上发呆,还是带着耳机骑车顺着人潮一步一步穿过无数盏绿灯,抑或者穿着白色的背心,跑过被落日涂满悲伤色调的操场跑道。

    他的周围永远都有无数的目光朝他潮水般蔓延而去,附着在他的白色羽绒服上,反射开来。就像是各种调频的电波,渴望着与他是同样的波率,然后传达进他心脏的内部。

    而一旦他走向朝向望向某一个人的时候,这些电波,会瞬间化成巨毒的辐射,朝着他望向的那个人席卷而去。

    32。风吹动着白云,大朵大朵地飞过他们背后头顶的蓝天。

    还有在冬天将要结束春天即将到来的时光里,纷纷开放的,巨大而色彩斑斓的花朵。它们等不及春天的来临,它们争先恐后地开放了。

    满世界甜腻的香味。席卷冲撞来回。缠绕着每一张年轻完美的面容。

    33。黑暗里的目光。晶莹闪亮。像是蓄满水的湖面。

    站在远处的湖。

    或者是越飞越远的夜航班机。

    最后消失在黑暗里。远远地逃避了。

    34。黑暗中,四肢百骸像是被浸泡在滚烫的洗澡水里。那些叫做悲伤的情绪,像是成群结队的蚂蚁,从遥远的地方赶来,慢慢爬上自己的身体。

    一步一步朝着最深处跳动着的心脏爬行而去。

    直到领队的那群,爬到了心脏的最上方,然后把旗帜朝着脚下柔软跳动的地方,用力地一插——

    哈,占领咯。

    35。冬天的阳光,哪怕是正午,也不会像夏日的阳光那样垂直而下,将人的影子浓缩为一个重黑的墨点。冬日的阳光,在正午的时候,从窗外斜斜地穿进来,把窗户的形状,在食堂的地面上拉出一条更加狭长的矩形亮斑。

    冬日的正午,感觉如同是夏日的黄昏一样,模糊而又悲伤地完美着。

    36。如果很多年后再回过头来看那一天的场景。必须会觉得悲伤。

    在冬天夕阳剩下最后光芒的傍晚,四周被灰蒙蒙的尘埃聚拢来。

    少年和少女,站在暮色中的灰色校门口,他们四个人,彼此交错着各种各样的目光。

    悲伤的。心疼的。怜悯的。同情的。爱慕的。

    像是各种颜色的染料被倒进空气里,搅拌着,最终变成了漆黑混沌的一片。在叫不出名字的空间里,煎滚翻煮,蒸腾出强烈的水汽,把青春的每一扇窗,都蒙上磨沙般的朦胧感。

    却被沉重的冬天,或者冬天里的某种情绪吞噬了色彩。只剩下黑,或者白,或者黑白叠加后的各种灰色,被拓印在纸面上。

    就像是被放在相框里的黑白照片,无论照片里的人笑得多么灿烂,也必须会看出悲伤的感觉来。

    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按动下了快门,卡擦一声。

    在和多年之后---

    沉甸甸地浮动在眼眶里的,是回忆里如同雷禁般再也不敢触动的区域。

    37。人的身体感觉总是在精神感觉到来很久之后,才会姗姗来迟。

    就象是光线和声音的关联。必须是早早地看见了天边突然而来的闪光,然后连接了几秒的寂静后,才有轰然巨响的雷声突然在耳孔里爆炸开来。

    同样的道理,身体的感觉永远没有精神的感觉来得迅速,而且剧烈。

    必须是已经深深地刺痛了心,然后才会有泪水涌出来哽咽了喉。

    38。天边拥挤滚动着黑里透红的乌云。落日的光渐渐地消失了。

    十分钟之前,各种情绪在身体里游走冲撞,像是找不到出口而焦躁的怪物,每一个毛孔都被透明胶带封得死死的,整个身体被无限地充涨着,几乎要爆炸开来。

    而一瞬间,所有的情绪都消失干净,连一点残留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而在下一刻汹涌而来的,是没有还手之力的寒冷。

    湿淋淋的衣服像一层冰一样,紧紧裹在身上。

    乌云翻滚着吞噬了最后一丝光线。

    易遥呼了一口气,像要呵出一口冰喳来。

    39。被风不留意吹送过来的种子,掉在心房上。

    一向沉睡着。沉睡着。

    但是,必须会在某一个恰如其分的时刻,瞬间就苏醒过来。在不足千分之一秒的时刻里,迅速地顶破外壳,扎下盘根错节的庞大根系,然后再抖一抖,就刷的一声挺立出遮天蔽日的茂密枝丫与肥厚的枝叶。

    之后,慢镜头一般缓慢地张开了血淋淋的巨大花盘。

    这样的种子。一向沉睡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等待着有一天,被某种无法用语言定义的东西,解开封印的咒语。

    40。也不太记得他们硕果人的梦是不是没有颜色还是没有声音。

    如果是没有颜色的话——

    自己的梦里明明就经常出现深夜所有电视节目结束时出现的那个七彩条的球形符号。也就是说,经常会梦见自己一个人看电视看到深夜,一向看到全世界都休眠了,连电视机也打出这样的符号来,告诉你我要休息了。

    而如果是没有声音的话——

    自己的梦里又经常出现教室里课本被无数双手翻动时哗啦哗啦的声响,窗外的蝉鸣被头顶电扇转破敲碎,稀疏的砸到眼皮上,断断续续,无休无止。空气里是夏天不断蒸发出的暑气。闷的人发慌。连黑板也像是在这样潮湿闷热的天气里长出了一层灰白色的斑点来。下课后的值日生总是抱怨。然后更用力的挥舞黑板擦。那种刷,刷,刷的声音。还有那些来路不明的哭泣的声音。有的时候是哽咽有的时候是呜咽。有的时候是啜泣。有的时候是饮泣。然后一天一天地,慢慢变成了呐喊。

    是这样吗?

    真的这样吗?

    梦里什么都有吗?

    41。齐铭从办公室抱回老师昨日已经批好的作业,没有坠下去,却又被吹到更高的天上。

    其实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飞的那么高。没有翅膀,也没有羽毛。仅仅就是正因轻吗?仅仅就正因没有重量么?

    于是就能够一向这样随风漂泊么?

    42。春天的风里卷裹着无数微小的草籽。

    他们也像那些轻飘飘的塑料袋一样,被风吹向无数无知的地域。

    在冷漠的城市里死亡,在潮湿的荒漠里繁盛。

    然后在把时刻和空间,染成成千上万的,无法分辩的绿色。

    梦里以前有过这样的画面,用手拨开茂盛的柔软高草,下方是一片漆黑的尸骸。

    43。冬天难得的日光,照进高大的窗户,在地面上头出巨大的光斑。

    尘埃浮动的空气里,慢镜头一样的移动成无数渺小的星河。

    像是在地理课上看过的幻灯片里的那些微小的宇宙。

    44。一整条安静的走廊。

    消失了声音。消失了温度。消失了光线。消失了那些围观者的面容和动作。时刻在那里变成缓慢流动的河流。粘稠得几乎无法流动的河水。还有弥漫在河流上的如同硫磺一样的味道与蒸汽。

    走廊慢慢变成一个巨大的隧道般的洞穴。

    不知道连接往哪里的洞穴。

    45。在某些瞬间,你会感受到那种突如其来的黑暗。

    比如瞬间的失明。

    比如明亮的房间里被人突然拉灭了灯。

    比如电影开始时周围突然安静下来的空间。

    比如飞快的火车突然开进了幽长的隧道。

    或者比如这样的一个天空拥挤着绚丽云彩的傍晚。那些突然扑向自己的黑暗,像是一双力量巨大的手,将自己抓起来,用力地抛向了另一个世界。

    46。厚重的云朵把天空压得很低。像擦着弄堂的屋顶一般移动着。楼顶上的尖锐的天线和避雷针,就那样哗哗地划破黑色云层,像撕开黑色的布匹一样发出清晰的声响。

    黑色的云朵里移动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模糊光团。隐隐约约的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紫色的光晕,在云与云的缝隙里间歇出没着。

    47。很多时候也会觉得,齐铭也像是夕阳一样,是温暖的,也是悲伤的,并且正在慢慢慢慢地,朝地平线下坠去,一点一点地离开自己的世界,卷裹着温暖的光线和完美的时刻一齐离开自己的世界。

    是悲伤的温暖,也是温暖的悲伤吧。

    48。好多年就这样过去了。

    连一点声音都没有留下来。

    像是宇宙某一处不知道的空间里,存在着这样一种巨大的旋涡,呼呼地吸纳着所有人的青春时光,年轻的脸和饱满的岁月,刷刷地被拉扯着卷向看不见的谷底,被寄居在其中的怪兽吞噬。

    易遥觉得自己就像是站在这样的旋涡边缘。

    而思考的问题是,到底要不好跳下去呢。

    49。有时候你会莫名其妙地坚信一个你并不熟悉的人。你会告诉他很多很多的事情,甚至这些事情你连你身边最好的死党也没有告诉过。

    有时候你也会莫名其妙地不坚信一个和你朝夕相处的人,哪怕你们以前一齐分享并且守护了无数个秘密,但是在那样的时候,你看着他的脸,你不坚信他。

    我们活在这样复杂的世界里,被其中如同圆周率一样从不重复也毫无规则的事情拉扯着朝世界尽头盲目地跋涉而去。

    慢慢地度过了自己的人生。

    其实很多时候,我连自己都从来没有坚信过。

    50。春天把所有的种子催生着从土壤里萌发出来。其实即将破土而出的,还有很多很多我们从来未曾想过的东西。

    它们移动在我们的视线之外,却深深地扎根在我们世界的中心。

    51。有时候会觉得,所有的声响,都是一种很随机的感觉。

    有时候你在熟睡中,也听得见窗外细小的雨声,但有时候,你只是浅浅地浮在梦的表层,但是窗外台风登陆时滚滚而过的响雷,也没有把你拉出梦的层面。

    所有的声响,都借助着介质传播而更远的地方。固体、液体、气体,每时每刻都在传递着各种各样反复杂乱的声波。叹气声,鸟语声,洒水车的嘀嘀声,上课铃声,花朵绽放和凋谢的声音,一棵树轰然锯倒的声音,海浪拍打进耳朵的声音。

    物理课上以前讲过,月球上没有空气,因此,连声音也没办法传播。无论是踢飞了一块小石子,还是有陨石撞击到月球表面砸出巨大的坑洞,飞沙走石地裂天崩,一切都依然是无声的静默画面。像深夜被按掉静音的电视机,茫茫碌碌却很安静的样貌。

    如果月球上居住着两个人,那么,就算他们应对面,也无法听见彼此的声音吧。是徒劳地张着口,还是一向悲伤地比划着手语呢?

    其实这样的感觉我都懂。

    正因我也以前在离你很近很近的地方呐喊过。

    然后你在我的呐喊声里,朝着前面的方向,慢慢离我远去。

    也是正因没有介质吧。

    连之后我们的介质。能够把我的声音,传递进你身体的介质。

    52。直到此刻,易遥都觉得所谓的焦点,都是有两种意思的。

    一种是被大家关注着的,在实现聚焦的最中心的地方,是所谓的焦点。就像是那一天黑暗中彼此拥抱着的顾森湘和齐铭,在灯光四下亮起的瞬间,他们是人群里的焦点。

    而一种,就是一向被灼烧着,最后化成焦碳的地方,也是所谓的焦点。

    就像是此刻的自己。

    被一种无法形容的明亮光斑笼罩着,各种各样的光线聚拢在一齐,定定地照射着心脏上某一处被标记的地方,一动不动的光线,像是细细长长的针,扎在某一个地方。

    53。天空里的那面巨大的凹透镜。

    阳光被迅速聚拢变形,成为一个锥形一样的漏斗。

    圆形光斑照耀着平静的湖面。那个被叫做焦点的地方,慢慢地起了波澜。

    最后翻涌沸腾的湖水,化作了缕缕涌散开来的白汽,消失在炙热的空气里。

    连同那种微妙的介质。也一齐消失了。

    那种连之后你我的介质。那种以前一向牢牢地把你拉拢在我身边的介质。

    化成了翻涌的白汽。

    54。四周是完全而彻底的黑暗。

    没有日。没有月。没有光。没有灯。没有萤。没有烛。

    没有任何能够产生光线的东西。

    从头顶球幕上笼罩下来的庞大的黑暗。以及在耳旁持续拍打的近在咫尺的水声。

    汩汩的气泡翻涌的声音。窸窸窣窣不知来处的声音。

    突然亮起的光束,笔直地刺破黑暗.

    当潜水艇的探照灯把强光投向这深深的海沟最底层的时候,那些一向被掩埋着的真相,才清晰地浮现出来。

    冒着泡的火红滚烫的岩石,即使在冰冷的海水里,依然是发着暗暗的红色。

    喷发出的岩浆流动越来越缓慢,渐渐凝固成黑色的熔岩。

    在上方蠕动着的白色的细管,是无数的管虫。

    还有在岩石上迅速移动着的白色海虾。它们的壳被滚烫的海水煮的通红。甚至有很多的脚,也被烫得残缺不全。

    它们忙碌地移动着,捕捉着蕴含超多硫磺酸的有毒的海水中能够吸食的养分。

    这样恶劣的环境里。

    却有这样蓬勃的生机。

    是不是无论在多么恶劣的环境里,都依然有生物能够活下去呢?

    无论承受着多么大的痛苦,被硫酸腐蚀,被开水煎煮,都依然能够活下去呢?

    那么,为什么要承受这些痛苦呢?

    仅仅是为了活下去吗?

    55。四张电影票安静地被摆在桌子上。

    如果这四张票根,被一向留意地保存着。那么,无论时光在记忆里如何篡改,无论岁月在皮肤上如何雕刻,但是这四张票根所定义出的某一段时空,却永恒地存在着。

    在某一个相同的时刻,相同的地方,相同的光线和音乐。

    无论是我和他,还是她和你,我们都以前在一个一模一样的环境里,被笼罩在一个粉红色的温柔的球幕之下。

    唯一不一样的只是我和他并排在一齐。你和她并排在一齐。

    这像不像是所有青春电影里都会出现的场景?

    56。连最深最深的海底,都有着翻涌的气泡不断冲向水面。不断翻涌上升的白汽。连续而永恒地消失着。

    那些我埋藏在最最深处,那些我最最留意保护的连接你我的介质。连续而永恒地消失着。

    连躲进暗无天日的海底,也逃脱不了。

    还挣扎什么呢。

    57。那种不安的感觉在内心里持续地放大着。

    该怎样去解释这种不按呢?

    不安全。不安分。不安稳。不安静。不安宁。不安心。

    身体里像是被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随着时刻分秒地流逝,那种滴答滴答的声音在身体里跳动着。格外清晰地敲打在耳膜上。对于那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到来的爆炸,所产生的不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世界就会崩裂成碎片或者尘埃。

    其实身体里真的是有一颗炸弹的。但是立刻就要拆除了。

    但是电影里拆除炸弹的时候,剪下导线的时候,通常回有两种结局:一种是时刻停止,炸弹被卸下身体;另一种是在剪掉的当下,轰然一声巨响,然后粉身碎骨。

    58。像是有一只钢铁的尖爪伸进自己的身体,然后抓着五脏六腑一齐活生生地往身体外面扯,那种像要把头皮撕开来的剧痛在身体里来回爆炸着。

    一阵接一阵永远没有尽头的剧痛。

    像来回的海浪一样反复冲向更高的岩石。

    59。冷清的光线来不及照穿凝固的黑暗。

    灰蒙的光线拖曳着影子来回移动。

    60。黑暗中慢慢流淌着悲伤的河流。淹没了所有没有来得及逃走的青春和时刻。

    你们本来能够逃得很远的。

    但你们一向都停留在那里,任何水翻涌高涨,直到从头顶倾覆下来。

    连同声音和光线,都没有来得及逃脱这条悲伤的巨大长河。

    浩淼无垠的黑色水面反射出森冷的白光。慢慢地膨胀起来。月亮牵动着巨大的潮汐。

    全世界都会正因来不及抵抗,而被这样慢慢地吞没么?

    61。其实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是必须能够伤害到你的事情。

    只要你足够的冷酷,足够的漠然,足够对一切事情都变得不再在乎。只要你慢慢地把自己的心,打磨成一粒光滑坚硬的石子。

    只要你把自己当作已经死了。

    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东西能够伤害到你了。

    不想再从别人那里感受到那么多的痛。那么就不好再去对别人付出那么多的爱。

    这样的句子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在电视里或者小说上看到的时候,必须会被恶心得冒出胃酸来。但是当这一切都化成能够触摸到的实体,慢慢地像一团浓雾般笼罩你的全身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这些都变成了至理名言,闪烁着残酷而冷静的光。

    62。黄昏的寂寞而温暖的光线。

    嘈杂的放学时的人声像是海水一样起伏在校园里。

    风吹着树叶一层接一层地响动而过。

    沙沙的声音在头顶上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

    63。以前被人们遐想出来的棋盘一样错误的世界。

    江河湖海大漠山川如同棋子一样分布在同一个水平面上。

    而你只是轻轻地伸出了手,在世界遥远的那一头握了一握。于是整个棋盘就朝着那一边翻转倾斜过去。所有的江河湖泊,连同着大海一齐,所有的潮水朝着天边发疯一样地奔腾而去。以前的汪洋变成深深的峡谷,以前的沙漠高山被覆盖起无垠的水域。

    而此刻,就是这样被重新选取重新定义后的世界吧。

    既然你作出了选取。

    既然你把手放在了世界上另外一个遥远的地方。

    64。却像是黑暗中有一只手指,突然按下了错误的开关,一切重新倒回最开始的那个起点。

    就像是切割在皮肤上的微小疼痛,顺着每一条神经,迅速地重新走回心脏,突突地跳动着。

    就像那些被唤醒的记忆,沿着照片上发黄的每一张脸,重新附上魂魄。

    就像那些倒转的母带,将无数个昨日,一跳帧的形式把心房当作幕布,重新上演。

    就像那些沉重的悲伤,沿着彼此用强大的爱和强大的恨在生命年轮里刻下的凹槽回路,逆流成河。

    65。收割之后的麦田,如果你以前有站在上方,如果你以前有目睹过那样繁盛的生长在一夜之间变成荒芜,变成残留的麦杆与烧焦的大地。

    那么你就必须能够感受到这样的情绪。

    66。生活里到处都是这样悲伤的隐喻。

    如同以前我和你在每一个清晨,一齐走向那个光线来源的出口。

返回心情不好个性签名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