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香熟北疆、细雨垂纤草_散文

散文精选发表于2021-04-08 09:55:02归属于励志散文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麦香熟北疆、细雨垂纤草”。广漠的北方大地,农田万顷,碧波荡漾。村子四周,是一望无尽的麦田,麦子熟了,金灿灿、黄澄澄,风吹麦浪刷刷做响,这是家乡最美的画面。

  家乡人有句俗语“头伏萝卜,二伏菜,三伏收小麦”。北方小麦成熟的晚,农民在最后一个伏天才开始收割麦子。联合收割机来了,乡亲们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镰刀,站在机器后面,看着轰鸣的联合收割机,在麦海中泛舟。此时,大片大片的麦田,金浪翻滚,像铺就一地的金子,闪耀着丰收的喜悦和光芒。

  “三春比不过一秋忙”。麦收时节,还没有到秋天,因为是收获,乡亲们习惯叫做秋收。春天,当农民将一粒粒种子播撒在地里,就开始盼望着丰收的这一天。

  记得小时候收麦子,都是用镰刀收割,麦地里集结着男女老少,乡亲们脸上挂着微笑,庆祝播种下的麦子,终于有了一个好的收成。那时候麦子收割后,粮食直接分到各家各户自己保存,因此,家家户户的仓房里都有一个装麦子的粮食囤子,囤子是柳条编织成的,有一人多高,两米宽,囤子底下用土坯支撑起来,这样可以通风,囤子底下的麦子就不会发霉,粮食囤子要在仓房没上盖时就放进去了,因为宽大,家家户户都用这样的方法。在一年的时间,麦子要经常拿到房顶上晾晒,因此,每年的伏天,都将没有吃完的麦子,拿到房顶上晾晒,站在房顶上放眼望去,家家房顶上的麦子金灿灿亮晶晶,特别耐看。

  麦子由自己保管,想吃的时候就去加工厂磨面粉,磨麦子的时候可以留下最先磨出来的第一遍面粉,用这样的面粉包饺子、烙油饼特别劲道。因此,家里来了客人,母亲就会拿出最好的面粉来招待客人。

  麦子收割后,要立即起垄,种上秋白菜。记得小时候,在麦田地种白菜,麦子不能用镰刀收割,要用人工拔麦子,家乡的土质松软,拔麦子并不是很费劲,都是男女老少齐上阵,弯腰驼背,挥汗如雨,用双手抓住一大把麦子,用力一拔,麦子连根带土一起就被拔出来了,然后将土甩掉,将麦子捆起来,这样劳作一天,一片黑黑的土地就会裸露出来,我喜欢光着脚丫踩在松软的土地上,那份凉凉的快意格外舒服。

  其余的麦田,用拖拉机翻耕好,留着来年种大田作物,因为麦子不能重茬。然后,将乡亲们用手拔过的麦田起垄,每一条垄都要压上滚子,这样垄台就会很平整,一切准备妥当,开始种白菜,先用锄头刨一个小坑,在坑里撒进几粒白菜籽,盖严土,三天的时间,嫩嫩的小菜芽就泛起盈盈绿意。

  村里给每户人家分两根垄白菜,在地头做上标记,白菜就可以自己管理了。白菜长出三个叶片时,就要喷农药了,因此,我喜欢跟着父亲去田里给白菜喷药。只见父亲身后背着一个塑料喷壶,喷壶上有一根长长的喷嘴,开始给白菜喷药的时候,喷嘴紧贴地面,喷出的药成伞状,更像牛毛细雨,喷过药的白菜上,会留下密密麻麻的水珠,菜叶片上的绿虫子,就会佝偻着身体,挣扎着,一命呜呼。

  立秋后,白菜生长得特别快,到了深秋,每一棵大白菜都会将白菜心抱得紧紧的,一颗颗水灵灵的大白菜,亭亭玉立,泛着浓浓菜香。到十月初就开始收割大白菜了,收获白菜都是用菜刀贴根将白菜砍下来,然后装车分到各家各户,因此,老屋前的院子里就会堆积起像小山似的白菜堆。

  白菜要晾晒几天后,母亲就会将白菜最外层的老帮掰掉,露出嫩嫩的白菜心,用这样的干干净净的白菜积酸菜会特别好吃。父亲将剩下的白菜放进菜窖里,菜窖在院子的窗户下,很深的菜窖,冬天也不会上冻,菜窖里不仅能放白菜,还能放萝卜,那时候,家里的菜窖就是一个天然的大冰柜,冬暖夏凉,深秋时节,母亲将辣椒、茄子、西瓜放进菜窖里,能够保存很长时间不变质,留着慢慢吃。后来,虽然家里有了电冰箱,在乡下家家户户依旧习惯使用菜窖保存蔬菜和瓜果。

  如今,乡亲们的好日子,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农民终于丢掉了手中的镰刀,用上了现代的农用机器。表哥是村里的联合收割机手,驾驶着康拜因,收麦子、收玉米,收黄豆,收割机身后铺满一地的秸草,我喜欢与小伙伴们用绳子捆一捆背回家,给母亲烧火做饭。母亲在锅里炖上豆角,上面蒸一笼屉雪白的馒头,开锅后十几分钟,打开锅盖,只见雪白的馒头裂开了嘴,笑开了花。母亲说“馒头咧嘴笑,好事要来到”是个好兆头。



返回励志散文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