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在房企_经典文章

散文精选发表于2021-04-06 14:35:01归属于历史散文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金姐终于松开了玉口。我抬起头时,除了感受到脖颈处传来的一阵酸痛,还发现时针已经悄然越过了分界线,又是一次凌晨时分的下班,已经记不起是加入紫金·仁庭后的第几次了。

  走出小区,干涩的眼睛在冷风的吹拂下,倒也有几分惬意。楼盘的位置处于主干道的一条支道上,远处主干道上闪烁的灯光,不会惊扰到这里的静谧。在这个点,除了我在漫步外,只有偶尔呼啸而过的外卖小哥会舍得看我一眼。不管是在状元府还是在盛优·天际,都没有经历过像现在这样的工作强度。这种榨汁机模式的缔造者——金姐,也算是一个奇人了。

  仁庭内部实施的是二二制,两个销售部各自由两个销售小组组成,金姐是我们销售二部的负责人。如果把更年期、处女座、单身三个属性强行加在一个女性身上,会得到什么?我现在只会坚定地告诉你是金姐,一个豪爽与偏执,细腻与完美集于一身的矛盾集合体。

  第一次见到金姐还是在入职培训期间金姐主讲的经验交流课上。十几年沉淀下来的销售经验让她看盘如庖丁解牛,但经历的沧桑却不曾在她脸庞驻足。金姐那天跟我们分享了她的独特心得。

  高端项目是金姐的唯一选择,曾经由同事问过她,什么是高端盘。单价?配置?还是服务?这些都不是金姐的答案。金姐心目中的高端盘是能在一个区域中存在竞品项目没有的特质,存在竞品没有的定位。这种特质能带来目光,而光聚集处就能燃起炙热的焰。高昂的单价不过是高端项目的附属配置罢了。

  这也是金姐把下一个落脚点选在紫金·仁庭的原因。仁庭是个现房盘,现房销售的诱惑远大于其他虚幻的概念。面对所见即所得,客户会自动说服自己,销售不需要循循善诱,销售只需要筛选斟酌。

  “你们以为这片的区房价会停滞不前吗,仁庭会戳破这层窗户纸的。因为我们就是高端盘”金姐当时的预言在三个月后得到了应验。

  2

  正式上岗前,金姐立了三个规定:1、每晚下班后开晚会,总结白天的工作;2、每人每天必须完成10人次的意向客户登记名额,并在当天6点前汇报当日完成进度,未完成指定额度的,罚款200;3、我会根据团队状态安排假期。起初我以为有难度的是每天10人次的名额,但上岗一个星期后,我才发现所谓的总结晚会才是真正的噩梦。每天8点开始的晚会是属于金姐的晚间节目,节目持续的时长由金姐把控,而在6点和8点之间的等待是属于我们的义务。

  十一黄金周期间,售楼处也迎来了人潮。我每天都在口干舌燥中度过,来往的客户认真地留下自己的信息,但转身就被下一个客户取代了印象。记录着意向客户的信息单堆满了文员的桌子。为了拼接待率,信息单上只填写了粗略的信息,更不用说只有电话和代称的名源系统了。

  这种无序的状态持续了没几天,金姐就意识到了这种异常。在十一黄金周末尾的晚会上,金姐要求我们将开业到现在的客户信息重新登记到一份Excel文档中,当然格式按照她指定的样式填写,按照成交意向和购买资质将积累的客户重新分类。虽然案场有专门负责资料的文员,但金姐执意让我们各自录各自的客户,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加深客户印象。所以会议结束后的三天里,为了录制数据,下班时间挪到了12点,而第二天8点45时到岗照又必须出现在金姐面前。

  虽然当时的我们极不情愿,但这个措施在随后的日子里极大的帮助了我们。当一部的同事还在翻看登记单和名源比对确认时,我们已经了解了客户的状态。当然这些体会我们暂时没有发现,因为就在突击完成数据表的第三天,发生在秀儿身上的一件事带走了所有的目光。

  3

  “秀儿怎么了?”

  下午轮岗到前台时,看到几个同事正围在前台,中心位置是坐在椅子上佝偻着身子的秀儿。秀儿双手紧紧压着胸,不时抬起紧皱的眉头看一下我们,庄文在一旁正半蹲着安抚她。

  “说是胸部疼,感觉有硬块状的东西。”

  “硬块状?赶紧去医院查一下,今天就别上班了。”

  秀儿点了点头,原本红润的脸庞变的白皙,额头上渗出了几滴汗珠。

  “那这样,庄文你带她去二楼休息下,一会儿送她去医院,我跟金姐说下。”

  嘈杂的展览大厅里充斥着走动的人,中央放置的沙盘像塞满了枣的月,被人群围的满满当当。人们议论纷纷,不管身处何处,眼睛总会不自觉地看向沙盘。庄文搀扶着秀儿穿过了大厅,直到他们进入电梯,没有客户发现这个小插曲。



返回历史散文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