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几度花_散文

散文精选发表于2021-03-04 03:20:02归属于历史散文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1.

  春至五月,已然迟暮。蔷薇却来了,着绿色的裙,穿粉色的裳,低头、浅笑、回眸、和羞,仿若新娘。

  “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写的是蔷薇,也只能是蔷薇。隐隐的香,成波,成浪,粉色的瓣,一片一片飞。都说蔷薇与月季长得像,甚而傻傻分不清。其实不然,月季单株,高不过二尺。而蔷薇,藤状,一株绕成片,大幅、大幅,枝叶攀爬,绵延缠绕。

  月季美在单朵,蔷薇美在成片。

  喜欢蔷薇,因了它隐秘的深情。它们从墙上铺排而落,仿若编排多年的集体舞。音乐响起,花朵绽放,墙上覆盖一匹涌动的锦缎,绿底红花。满墙的好颜色,喷涌而出。站着,一动不动地站着,想像自己就是那朵扶着墙的花,微微低头,微微含笑,微微羞怯。蝶来,蜂舞。翩翩笑,簌簌摇。

  蔷薇,蔷薇,多好的花。不娇气,不任性,不炫耀。风来,雨落,雷劈,无所畏惧,抓住泥土,牵着阳光,喝着雨水,凛凛然地长开了。长呀长,无人施肥,无人浇水,挨着墙的一角,“哗啦”一下,撑开绿色的帐,绣上了粉色的朵。枝条柔软,叶片碧碧。玫红的花儿一支支垂落,帷幔一般飞舞。

  那么多的蔷薇,一朵连一朵,一片连一片,仿若无法诉说的情意,仿若波澜起伏的心事。蔷薇几度花,成片,成海。遇着风,遇着阳光,香气哗啦啦摇,花儿蘸着金光,玫红的杯盏,饮一口,醉了......

  2.

  看到蔷薇,总会想起小镇。

  小镇很小,却有个好听的名——珊溪。小镇因了一湾碧玉一般的小溪得名。

  那年,那月,小溪被市里的领导看中,预备在上流建造一个巨大的水库,给全市的居民供水、供电。

  为了水库的建造,小镇涌来许许多多的年轻人。他们是高校毕业生,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一脸书卷气。

  很快的,挨着小溪的位置,圈出一块很大的地,成立了水电站指挥部。指挥部,高楼耸立,花草繁茂,环境优美。那群年轻人在指挥部里,上班、打篮球、跳舞、唱歌。

  小镇的人们也喜欢指挥部,茶余饭后,总爱到那里散步。

  指挥部很大,占地几百亩,外围是一人多高的围墙,围墙内外,栽满一色的蔷薇。

  每年五月,蔷薇在指挥部的围墙起劲地攀爬,热烈地开花。一朵叠一朵,一片连一片,一簇挨一簇。整个指挥部覆盖着蔷薇的朵,整个小镇飘着蔷薇的香。指挥部、蔷薇花、小镇,在阳光灿烂的五月荡漾着无法言说的好。

  夕阳西下,润莹的月亮飘荡在湛蓝的天。白色的月光,哗啦啦倾泻着。指挥部的大厅,飘来舒缓的舞曲。小镇的姑娘挨着蔷薇走在月光下,她们穿着漂亮的裙子,穿过长长的围墙,走进指挥部的大门。

  20世纪初,流行交谊舞。年轻的男女,因了音乐,因了舞蹈,因了满墙的蔷薇,翩飞如月光下的蝶。

  月光律动,花香暗涌。

  一个个小伙子向着含羞带笑的姑娘伸出了邀请的手。姑娘们的裙,在旋转的舞步间转成圆圆的花。一时之间,灯光摇曳,舞池缤纷,红的、黄的、白的、粉的,一朵,一朵,又一朵的。

  慢三、慢四、快三、快四,一曲又一曲的音乐,一对又一对的年轻人,在蔷薇花香中,旋转、翻飞、跃动。

  情意在风中飞,仿若朵朵含羞的蔷薇花。一对又一对的年轻人,在蔷薇花香中,相识、相知、相恋。

  恋爱,世上最美好的事。青葱岁月的好时光,每一寸空气都是爱的味道,谁能拦得住呢?

  却有一对,不被人看好。那个舞姿最帅的小伙子,居然爱上了小镇上一位“老”姑娘。

  姑娘不仅“老”,大了小伙子五岁,还曾经订婚又遭男方退婚。在那样的年代,姑娘已然是“残花败柳”。

  谁都不看好这一对,谁都认为姑娘配不上小伙子。小伙子,年轻、帅气、高学历……大家都以为他们的交往最终会不了了之。

  没想到,外地来的小伙子却是痴情的人。他不介意姑娘的年龄,不介意姑娘的曾经,一心一意认定大他五岁的她是知心的人。小伙子说,姑娘如蔷薇,朴素、贤惠、温柔、不娇气,娶妻,当如此。

  他说服了自己的父母,说服了亲朋好友。

  在一个蔷薇盛开的五月,娶了心上的她。

  小镇的蔷薇,年年开,一年比一年开得好,总也不见老。听说,姑娘和小伙子婚后生活和美,且还生了娃,一家人,无比幸福。

  3.

  《红楼梦》里也有蔷薇花。

  五月端阳,她在蔷薇架下,拿着簪子一比一划地写着“蔷”,一个又一个的“蔷”在花影重重之下铺排。



返回历史散文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