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散文 > 莲子_散文

莲子_散文

散文精选发表于2021-03-03 01:40:02归属于经典散文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莲子姐脸蛋白净,身材高挑,象牙白的大发卡把微卷的长发扎在脑后,给人端庄大方的印象。我喜欢这个善良、淡雅、美丽的女人。

  冬夜,冷极了,在QQ心情里嘚瑟,让它分享我的寒冷。莲子姐瞧着了,从QQ聊天发来信息道:“燕子,你住哪儿?”同是女人,又是文学爱好者,自然对她产生一种特有的好感,给她留下了通迅地址和电话。莲子姐即刻打电话来,道:“燕子,我是无意读了你《母亲嫁衣》,被你的文字吸引,喜欢你那些土得掉灰渣儿的描绘,在你文字里,我常常有种感动与心疼,很想去看看你。”在文字这块儿,我是孤单孤独的,即希望莲子姐来,又有点儿害怕,心想:“破烂不堪的发型屋,还有我大大咧咧的言谈举止,贤子姐能不能接受?”还是回应道:“莲子姐想来就来吧,我也想你。”坐在电脑前,瞅着莲子姐给我《母亲的嫁衣》写的留言:“凄美的记忆,最欣赏对嫁衣的细腻描绘,灰色中的繁花艳丽,有母亲的气息,有年少时的琦丽向往,旧风俗的淳朴,很有场景感,难得的好文字!”我读着读着,感动得抹眼泪。莲子姐是《母亲的嫁衣》头一个知音,她给予恁好的点评,我竟然一点儿也不心虚。

  站在马路边瞅骑电瓶车的女人,想一眼认出莲子姐来,咋也没想到她是开着小轿车来的,还带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让我感觉生疏别扭。因为我牛仔裤破的不能再穿了,也不想上街买,穿着黑色的打底裤和芳给的大皮裤衩子,担心给莲子姐丢人。莲子姐道:“燕子,这是我爱人。送你个暖手宝,方便取暖,敬佩你写作的精神。我以前也深爱文学,现在连个字也不会写了!”她语言流露一点儿谦虚、一点儿失意。我由衷地赞美道:“莲子姐好漂亮,姐夫也帅气,风流倜傥搭配亭亭玉立,好一对绝配夫妻!”

  莲子姐道:“我们在被窝里读过你《巴爷的猫话儿》,你姐夫说巴爷形象生动逼真,一个有血有肉令人尊敬的老人。他的故事是这片热土的历史,他的人也如老槐树一样,老根深深扎进大地中,枝叶荫蔽着村庄村人。(大别山路)这段故事稍嫌单薄,如果内容能再丰满些就是一篇耐人寻味的小说了。听说我来看你,他也要跟着来。”话语里有对我文字的指导和赞美,也有她爱情的甜蜜。莲子姐和姐夫在破沙发上小坐一会儿,嘱咐道:“燕子,我们还有事,该走了,你难得有写作的热情,好好写吧。”我悄悄对莲子姐道:“谢谢你这个幸福的小女人来看我!”莲子姐道:“燕子,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回头再来看你。天冷,多保重!”她说罢,跟随姐夫钻进小轿车。我站在发型屋门口,目送莲子姐远去,心想:“我是追梦人,谁晓得成败呢?莲子姐恁美的女人,一生应该是天心最圆满的月亮吧!”从此,我没见过莲子姐上QQ,有时想给她打个电话问候一声,拿起手机就会想她有甜蜜爱情,幸福家庭,又把手机放下,不想打扰她。

  春节,我给莲子姐打电话道:“莲子姐还好不?”莲子姐道:“燕子,我不好,跟你姐夫分离半年了。谢谢还记得我!接到你的电话很开心,好象春天来了。我从小跟着父母在部队生活,他们视我为宝贝。上学是班长,一直到大学毕业,工作称还算称心如意,没吃过苦。婚姻快把我折磨死了……”她声音很虚弱。我不自觉地咕嘟道:“咋就离分了呢?”莲子姐道:“他酗酒,改不了,每次醉酒,都叫我恐惧,伤心透顶,平时我俩神仙伴侣,可挡不住一个月来一次伤筋动骨的疼痛。我不想忍着疼痛过日子,那是自欺欺人,所以离婚了。”我道:“莲子姐没了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除此之外,我再也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安慰她。

  不管经历多么痛心的事,都会慢慢释怀,没有什么能敌得过时光的魔力。正是磕磕碰碰,跌跌撞撞,摔摔打打,让我们渐渐变得皮实。生活很多时候需要妥协,我又何尝不是。十分庆幸活在自己的规划里,努力朝着想要的方向耕耘着、积累着、前行着。有几句歌词深深地打动过我:“给自己一个目标,让生命为它燃烧,这世界会因为我们飞翔而变得更加美好……”我坚信朝着想要的方向奔,总有一天会到达。

  早春的一天清早,我搭车去莲子姐单位大门口,看见一丛黄灿灿迎春花,喜欢得摘一朵插在鬓发上。莲子姐道:“燕子,上我办公室坐一会儿吧。”我欣然跟着她走进办公室,几盆旺盛的吊兰最夺人眼目,定然没少享受莲子姐的爱心,不然它咋会如此青春美貌呢?”小书架上装满书,还有针头线脑儿,也只有秀外惠中的女人会有这东西。我在她那大约有十多平米的办公室扭一圈,坐在咖粉色的沙发上,道:“莲子姐的状态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就是瘦得形销骨立,可想而知你这半年是咋过的。”莲子姐道:“那些日子,我是一个人熬过来的,躺那儿,过去现在种种呈现在眼前,不是麻木,就是疼痛,有时疼极了,就想感官要是也能屏蔽该多好!再舍不下他,也得舍,我俩够写一大本传奇了。我把我们共同生活的日子写在博客里,你姐夫读时哭了。他读过之后,我把博客封存了。唉!我妈说你早晚都得找个老伴,还不如趁年轻找。我听了她的话,又找个老大哥,以后的日子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他待我还好……”老大哥啥模样?我没见过。



返回经典散文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