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海游记_散文

散文精选发表于2021-02-27 04:10:01归属于经典散文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江南三月,草长莺飞。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星期天,我和我的老伙伴们,又春心荡漾、蠢蠢欲动了。这一次,我们没上山,而是下海──去游花海了。

  我们的队伍是规模空前的9个人:二黄,二曾,小车,我们哥仨,再就是特邀嘉宾、老李的太太吴大姐了。按照原计划,我们打算去登石门夹山,但在出发前,大家一合计,觉得花是有花期的,误了就是一年,而山却会一直等在那里……那就让它再多等我们几天吧。

  汽车在乡村公路上疾驰,窗外最耀眼的是那大片大片的油菜花。没想到,春节才过没几天,这油菜花就开得漫山遍野、金黄灿烂了。记得当年我在乡下教书的时候,宿舍外就是一片农田。春天来了,首先嗅到的是那生机勃发的泥土清香,接着铺陈在眼前的是一块紫云英织成的无边地毯,它使我领悟了什么叫姹紫嫣红,什么叫美得令人心颤。然后就是这恣意盛放的油菜花了,它们用馥郁的花香包裹住我的小屋,甚至还探头探脑地企图钻进我的窗口,终于有几次,它们的使者徘徊在书桌上,让我灵感勃发,写成一首小诗──《致一只误入歧途的蜜蜂》。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没有多少污染;我们随著作物一起生长,时光总过得太慢;总觉得未来遥遥无期,没想到转眼就垂垂老矣……

  一声鸣笛,把我的记忆戛然刹住,此行的目的地——常德鼎城区十美堂镇,到了。看起来,这里就是一片普通的田园,可游客却络绎不绝。一辆接一辆小车和观光电动车从身边驶过,我们不断地侧身避让。在这条通往景点的乡村公路上,我们是唯一的步行者,也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大黄,手中还举着支一米多的长杆,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旅游神器——自拍杆。路边都是成片的油菜花,每到一个合适的地点,我们就会喧闹着跳进地里,把自己融入花海一顿狂拍,然后,留下满地花蕊,带走一袖暗香。

  越往前走,路边的房子和行人渐渐多了起来。不少农舍前,村民们摆着自制的腌菜和采挖的野菜,炸着当地特产的米粑粑,挂着一溜漂亮的花冠,向过往的游客兜售。路边,还有两座蜂农的帐篷,帐外是几十箱饱经风霜的蜂箱,蜜蜂们在那里进进出出、忙个不停,帐前摆了一排白晶晶的蜂蜜供人选购。这些辛勤的“赶花人”啊,随着花期四处奔走,也把自己忙成了蜜蜂。

  终于走到了景点的中心,远远望见一座银白色的观景台,听到一阵阵悠扬的竹笛声,四方的游客都向那里汇聚。近前一看,这台大约三层楼高,随着人流上去,果然清风送爽,心旷神怡,数百亩金黄的油菜花海尽收眼底。田间,还奔走着稻草扎成的牛、羊、马等各色家畜,一派春意盎然。

  告别这里,我们意犹未尽,又兴冲冲地奔向下一个景区——桃源县枫林花海(写景抒情散文)。

  这是一个维吾尔族和回族的聚居地,也许是少数民族的缘故,这里的人们特别爱花,也特别会种花。久而久之,名气越来越大,四面八方的人都慕名而来,于是每到春天,便游人如织了。

  进入景区的最后一段大路,已经用木头搭成一条长长的甬道,路的两边和顶上,都被鲜花覆盖。走过这条花团锦簇的迎宾路,来到一个广场。广场的两端,各有一座美丽的花坛,摆成漂亮的造型。经过的人们,都纷纷在花坛边驻足,留下和花儿们的合影。广场的一角耸立着两座高大的拱门,上书“枫林花海”四个大字,拱门里面鲜花盛开,万紫千红。人群川流不息,处处笑靥盛开,这是美丽的花海,更是沸腾的人海。

  广场正前方,有一座古朴的建筑,这就是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先生的故居。故居由一圈矮矮的围墙环绕着,房子是木制结构,都刷成了凝重的黑色,房间很多但都不大,里面摆放着翦伯赞先生的事迹介绍和一些图片资料。整所房子的布局,很像一个巨大的汉字“吊”,联想到翦伯赞先生悲剧的命运,我不禁悚然一惊,怅然走出屋外。

  外面是一片起伏的缓坡,绿草如茵,阳光透明,充满无限生机,洋溢着阵阵暖意。据说,不久这里将要树起翦伯赞先生的铜像,故居的院门旁,铜像的底座正在建设之中。

  毕竟,现在已经是春天了。



返回经典散文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