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故事:又到杨桃成熟时

散文精选发表于2021-03-05 01:25:02归属于故事大全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感谢声音,让我遇见你

  ▼

  用温度传递态度 | 用声音温暖你心

  这个故事写了3天,吃饭睡觉时,脑子里的情节也不断往外乱串。压制着写,完稿时查字数,已远远超过音频的制作限度了,那就安静读文吧。

  一生看似很长,年复一年,树叶黄了又绿,风景看似依旧。猛一回头,早已物是人非,年华不再!我们能从别人的经历里获得处世经验,就是最好的成长了。

  ——雨青

  又到杨桃成熟时

  文:雨青  图:网络

  1、

  城市拓建,纵横交错的柏油大马路将原本散落于田地阡陌间的几个村子连成了一片。

  村子拆迁后,靠近交通要道的一部分村民领了土地补偿款住进了政府的安置房,一部分村民居住的房子不拆,变成有了门牌号数的一栋栋别墅和城中村四合院。

  路拐弯处那栋三层小楼是村民罗二的家。小楼前面,差不多与房顶齐高的两颗杨桃树正绽放着繁密的紫花儿,连弯曲裂皮的树干上,也缀满一簇簇娇艳的紫红色。树底下,铺着锦缎般厚厚一层落英,紫红的花瓣儿,黄白的花蕊儿。

  罗二家领到的征地补偿款是58万,耕地面积一样多的罗大一家,才拿到不足10万。罗大媳妇好长一段酸溜,说父母偏心,祖上也偏心,阴德都罩到好吃懒做的罗二身上了,鼓动罗大让公公婆婆把分到的征地款匀一些给她两个正上中学的孩子。

  钱,罗大也想多得,但听老婆啰嗦多了,很烦,忍不住驳斥自家婆娘:“那福气是人家小凤带来的,跟咱老罗家祖上有啥关系?”

  2、

  罗大说的是实话。罗二和小凤结婚,小凤娘家十分反对。

  小凤做包工头的父亲是当地一建筑大咖,他瞧了一眼面容白净、腰背颀长的罗二,就嫌弃:“腰如蛇行,软弱贪婪之辈,此人不可托付。”

  父亲言之凿凿,小凤却根本听不进。什么年代了,还一派封建迷信?热恋中的她,偷摸着与罗二在外腻了一晚后,哪还管家人一番厉言规劝?撇开害臊,公然住进了罗二家。

  罗二的温柔细致让小凤无比沉醉,远比常年泡在工地上粗手大脚亮嗓门的父亲和两个兄长更令她对雄性充满好奇。相拥而眠的夜里,罗二以双眼,以温唇,以长臂,以滚烫的胸脯对小凤绵长细腻地占有,令她身体的潮汐一次次激扬澎湃。别说嫁罗二要过穷日子,在那些万物乍开乍谢、方生方死的美妙瞬间,让小凤为罗二去跳崖去跳海,她也是甘愿的。

  一个多月后,彼时罗二家门口的杨桃开始成熟,历来爱吃杨桃的小凤扛张椅子到树下,站上去踮起脚就要扯个枝丫下来摘。

  罗二妈远远看着跑过来,笑吟吟地阻止:“好闺女哟,让妈来,妈摘给你!”

  罗二妈取来一张桌布,让儿子和小凤一人一头牵着,她自个举着个带钩的竹竿,仰头挑选那些个大儿有点泛黄的,对着果蒂儿轻轻一钩,一个酸甜多汁的杨桃就咚的从高处掉下来。长在树梢尾那些太高了的,罗二妈就站到房顶去够。

  罗二和小凤扯着桌布在下面边笑边兜着接,接中了,几个人一起快乐欢呼,家庭一派喜乐祥和的样子。

  小凤端个碟子蘸着辣椒盐嘎巴嘎巴吃杨桃的时候,罗二妈悄悄绕过来,在她耳根轻声说:“闺女呀,老一辈人传的,说有身子的人摘果子,没熟的果儿会长虫子,来年果子也容易卯掉,结不好了。妈看你,像是身子要重了?”

  小凤腾的红了脸,罗二妈遂喜逐颜开。

  罗二妈的通透,村上简直无人能及。论家境论人品,她明白自家儿子罗二配小凤是高攀了,她实在太喜欢这个细皮嫩肉的姑娘,管小凤娘家同不同意,自小凤住过来那天起,张嘴就让小凤喊自己妈妈,生活上尽量给予照顾,很快让小凤有种原本就是这家人的错觉。

  小凤珠胎暗结,娘家对罗二再不满,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婿了。

  孩子出生,是个粉嘟嘟的女娃儿,罗二妈给孩子起了个小名叫朵朵,说来年生个弟弟,就叫果果。

  “朵朵,果果。”小凤默念了几下,想起一个个掉到桌布兜里的杨桃,心里一阵柔软,与罗二妈对视而笑。

  往后几年,每当杨桃成熟,树底就会有罗二和小凤扯一张大桌布来回奔跑的欢笑身影。

  3、

  朵朵咿咿呀呀学说话时,小凤的父亲接了罗二村里几户人建楼房的活儿,拉机械材料到村里那天,罗二妈抱着朵朵过去看,引导着朵朵喊:“外公好,外公抱抱。”



返回故事大全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