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散文 > 黑毛狗

黑毛狗

散文精选发表于2021-04-08 12:40:01归属于短篇散文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重,街道两边是一路通明的路灯。街道边上的店铺已经陆续关门打烊了。现在是晚间十点,小靈刚下夜班。巴士上的人越来越稀少,二层车厢几乎空了,只有前排的座位上,稀稀落落坐着三五个人。这样的场景对于小靈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她常因为下夜班,在漫长的车程中困得昏昏欲睡。前排两个人的对话,不时传入小靈耳内,但困意一遍又一遍席卷而来,由于担心坐过站,小靈的意识在时而清醒,时而昏睡之间的中间状态徘徊。清醒那一刻,前排两个人的对话会传入她的耳内。昏睡那一刻她就陷入无感的状态。但,一件很古怪的事却在此时发生了。在她被车的颠簸震醒的那一瞬,透过迷糊的眼睛睁开一道缝,一条看起来乌黑,油亮,毛茸茸的东西在她眼前游动了一下,仿佛看见一个活物。正处于昏昏欲睡中的小靈,困意一下子消减一半,她想让自己完全清醒过来看个究竟,但她只能处于一种半睡半醒意识混沌状态。她再次透过眼睛睁开的那道缝,看见那毛茸茸的黑物。而此时一双满含双泪的眼睛若隐若现的透了出来。“老话说的好啊,都说入土为安!可我却被迫成为别人衣领上的装饰。”“他们说这样很漂亮!把残忍和痛苦当成装饰拿来展览。每天驼着一份痛苦,哀嚎在肩头到处招摇,还觉得这样很漂亮,不觉得很古怪吗?因为驼的时间久了,就会因为这样的负重摊肩驼背颈椎发沉发痛,折损了自己的健康,居然浑然不知。”“你说悲不悲惨?”那声音像在自言自语,但又像是在征询小靈的一个答复。半天,一直处于一种空悬沉默的状态,仿佛周围空气凝结一样。“确实很悲惨!”小靈如实回答。而就在这时,小靈那种半睡半醒的混沌状态,一下子被解禁了似得,她整个人也完全清醒了,灵活过来。而出现在她眼前的画面是,前排坐着的两个人中,其中一个人衣帽领上,就围着一圈乌黑,油亮,蓬松,柔软的黑毛,在巴士幽暗苍白的灯照下,显得异常古怪,别扭。那人就那么毫无察觉的驼着那块古怪,别扭,在他后脖颈上仍其游动。B段:一个人洋洋自得的问座位旁另一个人:“猜,我这件羽绒服多少钱?”“猜不出!”另一个人如实回答。“一定很贵吧!”并给予肯定估测,根据此人对他的了解,凭借他往日消费一状况和家庭富裕程度。“那当然!3800。据说帽领上的毛是纯动物皮毛制作的,怎么样?毛色是不是特纯正漂亮!”座位旁的人把目光落在了他帽兜上一圈乌黑油亮,蓬松,柔软的毛色上,并伸出手去摸了摸。“感觉是不太一样。很松软,很舒服,自然又光滑。”听一旁同伴的诚心夸赞,那人终于心满意足的开始了下一个话题。AB综合段:半晌,小靈坐在他们后座位上,观看这一切,很不舒服。没几站小靈就要到站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很想把自己看到的,告诉那个人,否则,她心里总觉压着什么。最终,小靈做了一个决定。她打开自己的挎包,从中掏出一些东西。就在下车的前一站,小靈递给座位前那个男子一张蜷好的纸条。收到纸条的那一刻,男子诧异不小,但看小靈是个妹子,便不假思索的接过去。而小靈便匆匆下了阶梯,车停下后,小靈便下了公交车,匆匆没入黑夜中。男子其实对于这样的状态很不以为然,他已然习惯了这样别人主动送上来的热情。一旁的同伴逗趣道:“呦,是个妹子!看上面说了什么?肯定还留了联系方式。”男子撑开蜷缩的纸条,上面的内容是:最近,是不是总感觉脖颈发沉还酸痛?而且有越来越严重趋势?你帽领上的黑毛说,你天天驼着它的皮毛,痛苦,哀嚎到处展览,还说这样很好看。它说你很古怪!还说,早该入土为安!男子看完这张纸条,立马紧张的丢到地上。因为纸条的内容完全说中了他近来脖颈愈发不舒服这件事实。他下意识去够脑后帽子上的黑毛领,感觉像抓到一个活生生毛茸茸活物。吓得他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而一旁的同伴也像受到某种程度惊吓,楞在一旁,已然不知所措。



返回短篇散文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