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家庭藏书,打开了阅读富矿

散文摘抄发表于2022-10-09 07:04:01归属于原创美文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广东佛山市图书馆“易本书”平台让家庭藏书和公共图书馆藏书一起流动起来,实现了全社会家庭藏书的共享与流通,大大丰富了社会图书资源供给。通过创新服务模式,提高了公共图书馆服务及资源的覆盖面,市民在共建共享中收获了更多幸福感、获得感。(5月8日《工人日报》)

    公共图书馆“搭台”,家庭藏书“唱戏”,在万事几乎皆可共享的时代,共享模式的东风终于吹进了家庭藏书这一私密的文明领域,并刷新了家庭藏书的价值,颠覆了人们的“借阅”理念和行为,给人们带来了阅读的新体验,也营造了公共文化交流、服务与治理的新气象。甚至可以说,丰富了全民阅读的方式,拓宽了全民阅读的路径。

    揆诸现实,一座公共图书馆的藏书动辄达到数十万册、数百万册,绝对数量貌似相当可观,但算一算人均数量,不少公共图书馆的藏书就显得有些“拮据”。比如,目前佛山市公共图书馆的人均藏书量还不足1.5册。与之相对比,家庭藏书量则更为“富足”。以广东为例,2019年获评书香家庭的大多数家庭藏书达3000册以上,最多达45000册;2021年佛山家庭平均藏书为115册。家庭藏书是一个庞大的未开发资源,是一座潜在的“阅读富矿”,而家庭藏书“共享”则能在一定程度上开发盘活这座富矿的资源,在不明显增加公共投入的基础上,有效增加图书的阅读供应,与公共图书馆的藏书形成资源与功能的互补,实现公共文化交流的多赢。

    家庭藏书的种类丰富,包罗万象。家庭藏书“共享”可以丰富人们的阅读选择,拓宽人们的阅读视野,也能激发人们读书的活力。袁枚在《黄生借书说》中写道:“书非借不能读也。”家庭藏书进入社会借阅渠道,对藏书人和借阅者有双向利好。通常而言,家庭藏书被读过之后,就会被闲置起来,被束之高阁,其价值多被限定于家庭范围内。把家庭藏书“共享”出去,则能让更多的人阅读家庭藏书,让更多的人受益,家庭藏书也就实现了价值的最大化。同时,人们借阅他人的家庭藏书,更容易产生珍惜和重视的心理,而这种心理有助于借阅人提升阅读的效率和质量。比起买书,借阅他人藏书还能减轻人们阅读的经济负担,让阅读变得更加轻松。

    公共图书馆的服务点位和网络毕竟有限,不能把服务触角延伸到每一个人的身边。可能一些人不便或懒得到公共图书馆去借书,去办理借阅手续,可能一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图书馆在哪。家庭藏书“共享”则疏通了借阅的“毛细血管”,拉近了人们与书籍的距离。如果家庭藏书的“共享率”达到一定水平,覆盖一定范围,人们通过共享平台,在同住一个社区、一个楼口的居民甚至邻居的“书库”里,可能就会找到很多正想要读的书籍,借书还书就方便了许多,而即便借阅者与藏书者相隔有一段距离,当面借书还书不太方便,也完全可以启用快递方式。借阅的便捷性可以激发人们的阅读欲望,增强人们阅读的积极性。

    家庭藏书“共享”的价值不限于阅读,还有社交溢出效应。实际上,参与共享的家庭藏书也是一种媒介,经由这一文明媒介,越来越多的人会相互认识,增进交流、了解,建立友谊,会得到温暖和快乐。

    家庭藏书“共享”是一座宝贵的“阅读富矿”,可以有效提升全社会的图书资源流通运营效率,促进家庭阅读与全民阅读。佛山市先行先试,创新服务模式,推动家庭藏书“共享”取得了明显成效,希望更多地方能够学习借鉴这一模式,积极发掘家庭藏书的“阅读富矿”,让更多的人成为家庭藏书“共享”的参与者、受益者。(李英锋)

返回原创美文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