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泪

散文摘抄发表于2022-10-09 06:54:02归属于原创美文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暮时,天空被蒙上了一层幕布,望眼天空,娇媚的月色已经蒙上了半边脸,似裹了一层薄纱。

    北风呼啸地划过用煤屑铺成的小路,厚重的云加重了它的笔墨,俞发暗了。仿佛蕴含着泪水,下一秒就要落下云霄。

    啊!听,是玉屑撒落的声音!放眼云间,雪花像一个个小精灵伴同风玩耍着,嬉戏着,几朵迎风 起舞的腊梅,点缀着零星的清雪,不远处的天空,翔舞着点点的忽高而低得麻雀。我把手掌伸出窗外,尽享着冬泪的淡雅。

    终于啊!玉台落下最凛冽清纯的泪水,头虽顶着冰凉的雪,不,也或是,乡土上的梦魂,便也透露着几分端庄。曲曲斜斜的青岩上,坑布着枯翠草根,泪水轻轻的盖在上面。

    冬枝吹风何处归?又岂是朝朝暮暮?

    “岁寒,然后知松柏凋也”,松柏有着针般的绿叶,在这冬泪中绿的气势仍旧咄咄逼人,不论是它的纹路布满雪痕,还是树尖似髻发般的银花衣儿,都是给暗蒙的清月镶上一道银白边框。

    冬泪,多少文人墨客沉醉于此,多少魂将武骚尽寄予它啊......于是,它俞小了,但看不去的尘俗,仍冲刷不去......

    晨时,天空蔚蓝起来,放眼天空,明媚的朝阳已露半边脸,似回味着,昨日的冬泪和玉台上的清雪。

返回原创美文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