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写在五十岁:半生倏忽而过_人生格言

散文精选发表于2021-04-07 13:40:01归属于爱情散文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五十岁之际,先要和诸位“汇报”两件喜事:

  一是我们的南京晓书馆开幕了。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建造一座图书馆,如今这个愿望不仅实现了,还做了不止一家。晓书馆未来还会开到其他几座城市去。

  二是今天收到了一封来自我很喜欢、也很尊敬的学校的校长来信,要授予我荣誉博士的学位。从小生在知识分子家,我妹妹也已经是博士。午夜梦回,总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缺了点什么,心里仍有一个洞在那里。而就在我50岁生日的当口,这个洞被补上了。具体哪个学校,等到来年学校毕业典礼上正式授予荣誉学位时,再来和大家分享喜悦。

  50岁,想做的事都一一实现了,心里的洞也一一补上了。那些心里的积郁了多年的水,也逐渐被阳光蒸发。可以这样讲,无论在什么时候去设想我的50岁,都没有料想到会有今天这么好,它远超我自己的预期。我想,我是一个非常非常幸运的人。

  首先要感恩我所生长之时代。我越长大越觉自己其实资质平平,智商也好,情商也罢,不过尔尔。遇见过很多人,比我聪明、比我情商高,比我好看就更不消说。而凭我这样资质的一个人,若非生于这个时代,从小受到了很好的教育,是绝不可能拥有今天这一切的。

  同时也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开放,国家的开放,以及这整个世界科学、技术、物质等等所有这一切的开放,让我在忙碌杂沓的前半生里,还能走遍了世界。从南极到北极,从东方到西方,从所有自己梦想要去的地方,到自己没有想过要去的地方,都去了。

  这个高歌猛进、日新月异的时代。它让我和我的同龄人在短短的50年间历经了几乎是从农耕时代到工业时代,又到了科技时代、信息时代。有时说我要回到什么时代去,春秋战国也好,宋朝也好,还是其他什么时代也好,其实都是玩笑。真的让我来选,一万次我都还是会选要生于1969年11月14日,我要来经历人类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这半个世纪。

  再者,我要感恩的是我寓居于斯,成长于斯的江湖。我年少入行,从最开始组乐队,到录出第一张唱片,拍出第一部电影,出版第一本书,直至今日,几乎所有的荣光,都是这个江湖给我的。

  虽然有不少人诟病我们这个江湖,指摘它的一些固有的、不完美的部分,但是这个江湖养育了我。我从小就被教育,要有一以贯之的价值观。一个事物摆在眼前,不能只拣出它利好的部分,而不接受它有瑕疵的部分,要选择便要全然接受下来。江湖也是一样。于我而言,这个江湖九成是好的,它是温暖的、仗义的、才华洋溢的,像大家庭一样的。并且,这个江湖对我尤为宽容。我少年入行,发表第一首歌《同桌的你》便成名,之后就是年少轻狂,很多年都带着一身坏毛病:膨胀、拧巴,不一而足……但所幸,我连同我的所有坏毛病,都被这个江湖包容了,它一直等着我逐渐找回自己。

  昨天正好看到一条微博说:“生活的一大块都让高晓松占领了,从朴树、叶蓓、老狼到尹约、钱雷、周深……看海天一色,听风起雨落”。我看得很感动。大江湖又被分成很多很多小江湖,我们这个小江湖,还包括了郑钧、小柯、宋柯、亚东、黄磊等等,我们一起成长的这些人。一起做音乐、一起弹琴唱歌的朋友们,一起拍电影的朋友们,一起做节目的朋友们,所有这些人相互陪伴,走过了这么多年。我回复说:“谢谢你。我喜欢的这一群人,像大海里的岛屿,在风雨中呼喊,为夜航人唱歌,永远轻盈,永远滚烫,永远热泪盈眶。”

  还有那些走着走着就走失了的朋友们。不知道他们哪里去了,不知道他们走到了哪座山谷,哪片海洋,我不时的会想起他们。上个月遇见老狼,我们俩在宋冬野开的酒吧里聊天,聊起我们曾经的朋友们,聊起郁冬,曾经写出那么多好听歌曲的郁冬,今天在做什么。也会聊起尹吾,几乎每一次遇见宋柯,我们两个人都要聊起尹吾。还会聊起起当时做麦田音乐时,来的那些才华横溢、满身光彩的年轻人们,不知他们现在何方?当然也会想起那些我们没做起来的有才华的年轻人,始终觉得愧对。

  如果有来生,来生年纪轻轻又回来,我还是想回到这个江湖。我活到了50岁,看过了许多行业,也亲身参与不少,我觉得可能这世上没有比我们这个江湖更好的地方,尽管很多人不喜欢,但我来生还会再来。



返回爱情散文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